>

王维把描写对象拓展到广义山水

- 编辑:本地生活网 -

王维把描写对象拓展到广义山水

  所谓“自然美”主要就是指自然界的优美、柔美、秀美一类。语文教学中对自然美的学习、品味值得我们思考。下面从陶渊明、王维的诗文中论一论。

  作为诗人,陶渊明是那么挚爱田园生活,那么乐于躬耕自资,这是何等的难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归园田居》之三)晨出晚归,露水沾衣,衣沾不惜,心愿无违,悠然自得,怡然自乐,何等欢欣,何等陶醉。字里行间,兴趣盎然,时隔千年,诗人的心境历历可感,熏陶着后人的性情。而且,他把躬耕田园当作人生乐事,又有着何等重要意义!

  又如《丙辰岁八月中于下潠田舍获》:“贫居依稼穑 ,戮力东林隈。不言春作苦,常恐负所怀。司田眷有秋,寄声与我谐。”因为他深深懂得稼穑之于衣食的重要性。霜露之寒,四体的疲惫,苦在其中,乐也在其中。开春理业,晨出劳作,不可说不勤。一年辛苦,岁功可观,哪能没有丰收的喜悦?特别是在这乡野穷巷之中,没有官场的羁绊,没有世俗的烦忧,乡人相见,但道桑麻,淳朴憨厚,融洽和谐,又是多么快慰人心啊!

  也正因为诗人躬耕自资,他与乡人邻里披草共来往,才与他们有同类的疾苦,相同的感情,共同的语言。因此,他深深呼吸着淳朴敦厚的田园气氛,亲切感受着融洽和谐的农家友情。陶诗把田园生活写得那么“美”,这是躬耕田园之成为自由自觉活动的结果,也是躬耕田园体现自由自觉特性的确证,田园生活成为美的生活,农忙时躬耕田园,闲暇时读书赋诗,陶渊明的这种劳动,恰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的生产”的本意。“劳动创造了美”,首要的就是那种真正的人的劳动。

  生活本身就是诗,田园景物既为美。人在生活中陶然自得,人与自然和谐融洽。有“农家乐”,又有田园美。到陶渊明,才真正达到这种物我统一、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至高而美的境界。看他的《饮酒》之五:“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人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自然景物,是那么天然自然,没有一点人为的做作,浑如自然本身一样朴素;诗人的心境,使那么天然自然,没有丝毫世俗的矫揉,似乎人的性情本就是这样冲淡;语言表现,是那么天然自然,不显任何斧凿痕迹,好像顺手拈来那般飘逸。景物——性情——语言,和谐浑化,通体融贯。物化于我,我化于物,物我融溶,真意自在,言近而旨远,景与意会,于是悠然而悟。小而言之,人与此境浑化为一,大而言之,人与宇宙和谐融溶。这,就是此中真意,就是美的真谛了。

  在看《桃花源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

  ——你看这田园图画,不管是接近现实而带理想成分的描绘,还是多属幻想而揉进现实影子的皴染,全是那么朴素,自然,冲淡,淳真,和谐,融洽,静谧,优美。生产生活,风俗人情,村落墟烟,方宅草屋,良田美池,桑竹菽稷,榆柳桃李,鸡鸣狗吠……此情此景,此事此物,无不渗透着、流淌着真与淳。这描写的田园景物的自然美,正是主体实践品格的对象化。陶渊明的田园诗,标志着人与自然的审美关系分化独立的基本完成。

  在中国田园山水诗史上,陶渊明是自然美的艺术表现的分化独立的一个“里程碑”;王维是又一个“里程碑”,标志着自然美的艺术表现的完善成熟。王维把描写对象拓展到广义山水,表现整个自然美。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鸟禽虫鱼,树木花草,雄伟与幽静,凄清与奇险,大与小,浓与淡……形形色色自然美,都在王维诗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王维的许多山水诗,都是清新淡雅,朴素自然,却又淡中见美。朴中见醇。如《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首联白描,引出静谧空灵的主旋律。颔联所写,清幽明澈,高洁雅致,意境优美,成为千古流传的名句。颈联写人,却是竹喧后才见归浣女,莲动后方知下渔舟,它们与雨后空山互相映衬,相得益彰。有这样雅洁纯朴的美,才有尾联的王孙可留,洁身自好。于是,自然美与人格美浑化为一。

  读王维的诗,就像走进了自然。无论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浑开阔、奇特壮丽!还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人化于景,景化于人。动与静,声与色,虚实与通感,多角度与多层次,情景交融,以形传神、气韵生动,既有继承,又有革新。

  总之,多读诗可以提高我们的欣赏能力,让我们在读诗过程中潜移默化,会欣赏。就像刘亚洲所说:让我们站着去读名著。让我们站着来读经典古诗,用中学生的敏锐的感知力,独特的想象力,丰富的情感力,深刻的理解力等这些基本素质来发现、欣赏美。

本文由环境检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王维把描写对象拓展到广义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