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RISPR - Cas9 系统的诞生和成熟标志着这一梦想逐渐

- 编辑:本地生活网 -

CRISPR - Cas9 系统的诞生和成熟标志着这一梦想逐渐

  一、科学伦理学( 应用伦理学) 与传统伦理学有一种观点认为,即便是科学技术涉及伦理道德问题,也不过是科技工作者个人的职业道德问题,但是这种职业道德却是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从业者都应当遵循的,它并非科技工作者所独有,因而也不能称之为“科技伦理”,不能把科技工作者的职业道德问题当作科技伦理问题。

  我们认为,虽然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但是科技工作者的职业道德有其自己的特殊性,因此,科学伦理研究的议题中自然应该包含科学家的职业道德问题,科学家的伦理责任是科学伦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科学技术发展史来看,科学技术原本就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因此,一旦科学技术的发展背离了人类的根本利益,它实际上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正如世界科学大会通过的《科学与科学知识的应用宣言》所承诺的,科学要对人类的未来负责,要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作出贡献,要扎根于社会并服务于社会。如韩启德所说: “科学研究活动是人类对真理不懈追求和探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工作者彼此之间不可避免地要形成一定的关系(科研生产关系)、一定的社会建制(作为社会建制的科学),构成具有相同或相近价值观和追求取向的科学共同体。为了确保科学共同体正常有效地运行,客观上需要科技工作者遵循一定的规则,其中,科学道德规范占有重要的地位。科学道德规范是人类一般道德规范在科学技术研究活动中的具体体现,其核心是对真理负责、对同行负责、对社会负责、对人类负责。”

  实际上,关于传统伦理学与现代伦理学(应用伦理学) 之间的区别,德国哲学家奥特弗利德·赫费在《作为现代化之代价的道德》一书中作过较为系统而有创意的分析。他指出: 科学伦理学所指的是自然科学—技术—环境三位一体的伦理学,是一个多学科的行为。

  科学伦理学的怀疑论至少出现了两个变体。一个变体借助于科学实用主义的论证使道德中立化,另一个变体即社会理论的和系统论的变体,科学与道德是不相容的。所以他们常问的问题是: 以道德的眼光审视科学是合理的吗?因为,在科学伦理的怀疑论者看来,以道德眼光看待科学,因而控诉科学,根本就是不恰当的。与科学伦理学的怀疑论相抗争导致了关于现代性工程的争论。科学本质上只是在现代才服从于道德上的可错性,而在现代早期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无论原子研究还是基因研究都以实例表明: 科研越现代化,就越深入地进到物质的基石之中,越深入地渗透到生命的基因中,就越严重地出现道德的可错性。” 从科学内部来说,科学是自足的,在此范围内它涉及单纯的客观性,并保持独立性。

  从科学实践的角度看,解决当代科学实践中的伦理问题需要一个基本的伦理决策模式,这种模式从理论上讲,应该是程序和方法的统一体。为此,我们可以借用美国行政伦理学家特里·L. 库珀在其《行政伦理学: 实现行政责任的途径》一书中阐述的伦理决策模式。按照特里·L. 库珀的解释,这个基本的伦理决策模式,大体的过程是: 首先,描述任务,超越个人情感的影响去描述事实真相。其次,从伦理学的立场和角度出发,界定相关的伦理问题。再次,考虑采用各种不同的、可供选择的伦理学的方法,即采取发散性思维或头脑风暴法,尽可能多地设想各种有关解决伦理问题的方法(例如,功利主义、美德伦理学、康德义务论、自由主义伦理学、道德多元论、道德相对论、利益相关者理论等),这些方法都是解决该伦理问题的若干个解,但是,哪些是最佳解还需要对方法进行评估或评价。又次,设想各种可能的后果,其中包括不采取任何对策的后果以及采取各种解决方法的各种不同的可能后果,同时比较各种后果的“损益值”(类似于经济学中的“成本—收益”分析)。在这一阶段,拥有丰富的道德想象力是十分必要的技能,这是一种用现时现实的演员、可信的剧本和清晰的画像生产“脑子里的电影”的能力; 最后,在各种可能后果比较的基础上,综合考察各种不同的因素,遵循美学的审美逻辑,确定某种或几种方法的组合,作出具体的伦理决策,并对之进行伦理学辩护。

  据英国《自然》网站2015 年4 月22 日消息,中山大学的科研人员修改了人类胚胎的基因,属世界首次,相关成果已经在学术杂志《蛋白质与细胞》上发表。此举在学术界引发了伦理争议。在中山大学副教授、基因功能研究员黄军就的带领下,科研人员利用CRISPR - Cas9 技术,试图修改人类胚胎中可能导致β 型地中海贫血的基因。黄军就的团队用了86 个废弃胚胎做实验,并发现,DNA 编辑只在其中28 个胚胎中成功,也就是成功率大约30%。实验结果说明,从基因编辑到基因疗法技术,中间有明显的障碍,在达成任何临床应用之前,仍有许多问题要研究清楚。黄军就说,希望和全世界分享研究数据。他还表示,有关研究论文曾被《自然》和《科学》拒之门外,道德争议就是原因之一。所谓基因编辑技术,是指对DNA 核苷酸序列进行删除和插入等操作,换句话说,基因编辑技术使得人们可以依靠自己的意愿改写DNA 这本由脱氧核苷酸而写成的生命之书。长期以来,对DNA 的编辑只能通过物理和化学诱变、同源重组等方式来进行。然而这些方法要么编辑位置随机,要么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操作。因此,能够方便而精确地对DNA 和核苷酸序列进行编辑,是科研工作者们长期以来的梦想。CRISPR - Cas9 系统的诞生和成熟标志着这一梦想逐渐变为现实。2014 年4 月15 日,隶属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世界著名生物医学研究机构Broad 研究所宣布,美国专利局批准了由他们所申请的基于CRISPR - Cas9 系统的基因编辑技术专利。这是目前世界第一例获得专利保护的基于CRISPR - Cas9 系统的基因编辑技术。

  美国《科学》杂志将基因编辑技术评选为2015 年度热门性的技术突破。这项技术过去两次入选《科学》年度十大突破,2015 年“晋升”到头号突破。黄军就因在“基因编辑”方面的研究同时入选《自然》年度十大人物。黄军就研究团队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引发了严重的道德争议。科学家警告说,改变人类精子、卵子或胚胎的DNA 可能会对未来几代人产生未知的影响,因为这样的修改将会遗传给后代。他们认为,这类所谓的生殖细胞系基因工程不同于改变非生殖细胞以修正患病基因的技术。文章在线发表后第四天,科学界最有影响力的期刊之一《自然》杂志的新闻组以《中国科学家遗传改造人类胚胎》为题深入报道了此篇文章的发表及其意义。此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英国独立报》《连线》《科学》杂志等都撰文关注此事。这场讨论,虽然没有20 世纪90 年代科学大战的热闹,却也在学术界掀起了一场涟漪。由于目前国际学术界对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技术态度不一,支持者认为,修改人类胚胎基因能够在婴儿出生之前就清除致命疾病,因而拥有广阔的未来。反对者则表示,修改后的基因可以遗传,将来可能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科学》杂志发文表示,反对人胚胎基因组编辑的临床应用。鼓励CRISPR - Cas9 在基础领域内的研究,探讨其在模式生物中的编辑特异性,评估该技术的应用前景。而《自然》杂志发表评论,坚决反对人胚胎的基因组编辑。我个人倾向于《科学》杂志的观点,因为这个观点是可以得到伦理辩护的,也是符合科学精神和科学发展目标的。

本文由环境检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CRISPR - Cas9 系统的诞生和成熟标志着这一梦想逐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