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安吉白茶刚开采时

- 编辑:本地生活网 -

在安吉白茶刚开采时

  5月初,经浙江检验检疫局下属湖州检验检疫局检验合格,由湖州嘉盛茶业有限公司生产的65箱、650千克、价值58500美元安吉白茶成功出口至德国,这是安吉白茶的首次出口。我国茶叶外销历史长久且独步世界,与此相比,白茶直到今日才成功出口,这到底究竟有何原因?

  安吉白茶是我国名茶的后起之秀,早春幼嫩芽叶呈玉白色,胫脉翠绿,外形细秀形如凤羽,氨基酸总量是普通茶叶的一倍多,高达5%-10.6%,具有极高的观赏和保健价值。安吉白茶从1982年发现一株母树发展到今天已拥有生产茶园面积17万余亩、年产量1800吨、产值20.16亿元。2015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结果公布,“安吉白茶”以29.10亿元的品牌价值连续第六年与铁观音、西湖龙井等我国传统名茶跻身全国茶叶品牌价值十强。

  一芽一叶,是安吉白茶精品茶近乎苛刻的采摘标准,自2006年列入国家标准正式实施以来,精益求精、定位高端的安吉茶企就严格执行至今,已成为茶商、消费者挑选茶叶的一项评判指标。

  可以说,这一严苛的标准为安吉白茶用短短三十年时间奠定国内茗茶界的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过,时至今日,也有不少茶企认为,这项标准似乎成为套在茶产业头上的一道“紧箍咒”。

  溪龙乡大泽坞茶场负责人叶小方表示,“我们这里采茶新手就按天算钱,而摘五年以上的采茶工是按斤算钱。这样一来,老手们的工资一天就能达到200元甚至更高。”即便这样叶小方仍然觉得划算,“老采茶工有经验,采摘符合一芽一叶精品茶的标准,速度也快。”

  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采茶工按天算钱需要120元,一天的采摘量约3斤鲜叶,即每斤鲜叶的人工成本需要40元,而老采茶工按30元/斤鲜叶计算,至少可以采5斤。两者相比,不仅数量上按斤算钱更划算,质量也有保证。

  “安吉白茶的采摘标准太严,和其他茶类比起来,在人工成本这一市场竞争力的起跑线上就输了一筹。”龙王山茶业负责人潘元清说,安吉白茶按照国家标准规定划分为精品、特级、一级和二级,其中,精品和特级要求一芽一叶,一级要求达到一芽二叶,二级要求达到一芽三叶。

  在安吉白茶刚开采时,一个采茶工一天大约只能采1斤鲜叶,而其他如普洱茶、大红袍等可以达到40斤,按照4斤鲜叶炒制1斤干茶的比例、采茶工120元/天的工资计算,平摊到普洱、大红袍上的人工成本只需要12元/斤,而安吉白茶的人工成本需要480元/斤。仅采摘成本一项,安吉白茶就是其40倍之多。

  “成本高,价格就高,虽然与精品茶的定位、‘身份’相匹配,也成就了安吉白茶在茗茶界的品牌,但市场竞争力在客观上就要略弱。”不少茶企都认为,从长远看,严格的采摘标准或导致采茶工用工危机。对当初参与订制标准的茶企坦言,人工成本的飙升是绝对没有想到的。

  当品质、质量方面的效益上升空间变窄之后,数量即“利用率”的问题就显现了出来。尤其是近两年来,一芽一叶采摘标准的另一个负面影响开始凸显:茶园利用效率偏低。

  “辛辛苦苦忙一年,其实只为采茶季那二十天,一年的收益如何,就看这段时间。”潘元清说,要满足这样的采摘标准,茶园只能这样培养,不能和有些茶叶一样“应采尽采”。业内皆知,铁观音等茶类之所以能一天采40斤,是因为茶农可以“随心所欲”地采摘,而安吉白茶不同,一芽一叶的采摘标准使得一亩茶园在一个茶季也就是一年的鲜叶产出只有30斤左右。

  为了提高茶园利用效率,千道湾等茶企从2009年左右就开始探索用安吉白茶生产红茶的技术。经过六、七年的摸索和市场反馈,“安吉红”这样的红茶品种已形成规模,龙王山、恒盛、峰禾等年产销量靠前的规模茶企均已涉足。

  即便如此,峰禾茶厂负责人马荣达还认为茶园利用率远远没有被充分开发,高档明前茶只利用了可采茶叶的3%-5%,剩下的95%的都被浪费掉了。

  跨界合作也是安吉白茶一直探索发展之路,从去年开始,龙王山茶叶公司和浙江大学合作开发白茶面膜。据潘元清介绍,白茶粉只是这种面膜的原料之一,对采摘没有任何要求。

  利用率低,不仅体现在茶园效益和延伸产品开发上,今年多位规模茶企负责人还在探讨茶叶加工厂房闲置利用的问题。“投资上千万元建起的厂房,一年开工一个月,剩下的时间都在闲置。”马荣达直言,去年和国外茶企谈厂房出租未果,今年还要继续找出路。

  “除了茶叶本身的品质,采摘标准是最大因素。”潘元清说,散户茶农对一芽一叶标准的执行并不严格,为了早点收回成本,“搂到碗里都是菜”的现象很普遍。换句话说,品牌茶企需要接受相关部门的检测,也需要维持品牌价值,而散户茶农却无须面对这种情况,可以“为所欲为”。

  他认为,散户茶农这一做法直接扰乱了市场,导致茶企经常面对新经销商“为什么安吉白茶临时交易市场的干茶价格比你们低得多”的尴尬提问。

  这种现象能改变么?答案是很难。就市场规律而言,“一芽一叶”早已作为安吉白茶精品茶品质评判的“代名词”被市场接受和认可,修改标准极易导致这种认可被推翻,进而影响安吉白茶的市场美誉度和品牌价值,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能先采取‘治标’的方式,扩大‘公司+基地+农户’经营模式的比例。”潘元清说,用订单农业的方式,把更多茶园纳入到严格执行一芽一叶采摘标准的茶企序列中,让茶企掌握更多优质鲜叶资源,以提高茶产业的利润空间。

  扩大订单茶园比例,需要相关部门、乡镇的帮助。“整片整村的茶园流转,前期工作肯定需要当地乡镇的帮忙。”潘元清认为,龙王山目前只有自己的2000亩茶园,之所以没有发展订单茶农,原因即在于此。

  “最重要的是,这个行业在享受一芽一叶标准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到了清醒认识其负面效应的关头,要有远见意识。”某茶企负责人认为。

本文由食品检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在安吉白茶刚开采时